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自動化對金融業的影響


兩件全無關連的事, 碰巧在差不多的時間發生。


一是有朋友在上一篇拙文中留言: “我就是被機器取代了而被迫提早退休, 現時亦擔心在銀行工作的兒子會被解僱。

另一是有位在銀行內部工作的親戚, 會在年底前退休, 但剛獲悉在未來的數月中, 都不可以放假, 原因是在新財政年度的開始, 銀行的工作會太忙, 還需要請Part-time 應付。


根據香港政府從20002016年的統計資料, 在銀行工作的人數, 2000年到2003(沙士)的幾年間, 每年減少約2%, 2003年之後以6%9%逐年回升, 2008年「金融海嘯」後又連跌兩年, 再從2010年至2016年作六連升。經過這幾番起跌, 在銀行工作的人數, 2000年時的77,100, 增加到2016年時的102,200, 16年間增加了33%, 即約1/3, 期間除了是「沙士」和「金融海嘯」的外在因素, 銀行業曾經歷過幾個裁員潮, 而最終卻是人數增加了?


在那十多年間, 正是電腦科技迅速發展、自動化對各個行業無孔不入的時期, 銀行和金融業, 也如以前提過的汽車製造業一樣, 一些工種減少了人手, 甚至消失, 另一些工種卻需要增加人手, 更有新工種出現。


1980, 匯豐銀行首先安裝了第一代的自動櫃員機, 開啟了香港銀行自動化的先河, 為了以此為爭取更多客戶, 除了與恆生銀行組成聯網, 在當時新開始運行的「地下鐵」沿綫各車站, 都安裝了自動櫃員機外, 同時亦在全港各區開設大量只佔一個鋪位、裝有自動櫃員機的「迷你分行」, 藉以擴大自動櫃員機的覆蓋範圍, 最高峰時達到二百多間, 其他較有實力的銀行也照樣做, 於是被謔稱為「銀行多過米鋪」。每間「迷你分行」最少有五、六個職員, 令銀行業從業員人數增加不少。其後逐漸形成兩大自動櫃員機網絡, 一個是屬於匯豐和恆生, 另一個則由其餘的銀行聯合組成, 不再需要以自動櫃員機的覆蓋範圍來爭取更多客戶, 「迷你分行」也很快結束, 銀行業從業員人數也相應減少。

在九十年代, 銀行的運作已基本全面自動化, 從業員人數也相對穩定。


2000年後的銀行服務趨向電腦化, 「網上銀行」服務普及, 除非需要提取大額現金, 很多日常的個人理財服務, 客戶都可以在自動櫃員機、自行通過電腦上網、甚至以電話操作進行, 減少了對分行內櫃員的需要, 大型銀行尤其明顯, 分行數目因而減少, 留下的都是些大分行, 但奇怪的是, 一些小型銀行反而增加了分行數目


傳統上的銀行服務, 主要是所謂「零售銀行」, 以人手操作為主。當時一提到銀行工作, 第一個想起的, 就是那些直接與客戶接觸的櫃員了, 此外, 還有在大堂協助指引不同需要的客戶到不同服務窗口的接待員, 及協助客戶填寫各種服務表格的代書員等。


隨著銀行操作自動化和電腦化, 「零售銀行」的服務, 已不再需要填寫服務表格, 不再需要代書員, 各個櫃員都能在同一崗位上, 向客戶提供分行所有的服務, 櫃員也減少, 而設有不同的服務窗口, 反而是因為根據客戶的戶口結餘數字而定, 通常結餘的數字越長, 所排的隊則越短, 而數字越短, 所排的隊就越長, 也因而不需要接待員。


櫃員減少了, 代書員和接待員「消失」了, 卻有新的工種產生。


時至今日, 銀行服務已遠超「零售銀行」, 除了工商借貸、樓宇按揭等之外, 很多都需要「個人化」的服務, 如投資、保險、股票買賣等, 都要根據每個客戶的個別情況而「度身訂造」, 一批需要具有專業知識的「理財經理」應運而生, 向客戶介紹各種理財產品、金融產品等, 這也是一些小型銀行反而增加了分行數目的原因


就是銀行操作自動化和電腦化, 並不就是一了百了, 電腦的硬件和軟件, 都需要有一批資訊科技專業人員全天候提供支援, 有了「網上銀行」之後, 又需要另一批專門應對網絡安全, 這些重要的工種, 一般客戶卻不會「感覺」得到他們的存在, 而在使用「網上銀行」時, 畫面經常都會「彈出」Live Chat, 用戶如有需要, 可以用來「問」問題, 有專人會即時作答。而在此之後, 有另一批人會分折用戶在Live Chat的問題, 用來找出「網上銀行」所用的介面是否有改進空間。另外, 還有接聽客戶電話的Call Centre, 處理各種查詢、投訴等。


在前篇提到澳洲的那份報告中, 銀行業受「自動化」影響的比率是34%, 即約有1/3的工種會在未來的15年間「消失」, 但根據前十多年的經驗, 會有新工種出現而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要能在新出現的工作崗位中佔一席、想能夠面對未來的挑戰, 還是那句話, 就需要靈活, 特別是不斷學習新知識和技術的能力, 不一定是局限在銀行業中, 可轉型到更有發展潛力的新行業。

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

自動化對工作有多大威脅?


有位朋友是網購迷, 每星期平均有一、二單「柯打」。在一次聊天中, 他驚歎「柯打」的遞送之快、效率之高, 有時甚至在24小時內送到。


由此而談到在國內的郵政系統, 用「小黃人」來分發包裹, 上百個黃色的小車, 在幾萬平方米的分發中心中縱橫行走, 準確無誤地把包裹分發到特定區域, 之間卻又不會發生碰撞。朋友是位退休老師, 因而擔心機械會令他的學生難找工作, 或甚至失去現有的工作。


以現時的語言, 上述的例子有可能被描述為「機械人取代人手工作」, 或是「人工智能取代人類工作」。現時凡是不經人手、自動會去做的, 都被稱作「機械人」或「人工智能」, 就如在約25年前, 凡是會接觸到電腦的, 那管只是用作打字或文書處理, 都會說成是IT(資訊科技) 工作。其實類似上述的例子, 只能說是「自動化」, 與「機械人」相差很遠, 與「人工智能」就更遠了。


不管那個行業, 在未來的1520, 都會或多或少的受「自動化」的影響。在去年, 澳洲的一家經濟顧問公司, 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 顯示各個行業會受到「自動化」取代的可能性。


研究是將澳洲各行各業的工作, 分解為200億個日常的工作小時, 比較現時的工作活動內容, 15年後的分別, 找出被「自動化」取代的可能性。那些用作比較的工作活動內容, 是根據美國政府的數據庫O*NET中所列出的, 例如服裝店員需要執貨、點貨、協助顧客等。


在那份報告中所列出, 最受「自動化」影響的行業的頭幾位, 都與建造業有關, 達到8486%, 這很令人感到意外, 因為大家都會覺得, 釘板、扎鐵、落石屎等工作, 怎可以被「自動化」? , 其實在整個建造業中, 除了上述的工作之外, 還有很多其他的工作活動, 如劃圖則、計算材料數量、各種工作報表等, 都很容易「自動化」的。但如質量控制、工具和材料運輸規劃等, 就比較難「自動化」了, 所以即使是在同一行業中, 也要視乎不同的工種而定, 那些真正需要「落手落腳」去做的, 是不容易被「自動化」。


相反地, 最不受「自動化」影響的行業的頭幾位, 都是需要與人打交道, 如保險代理、地產代理、銷售代理等, 79%而已, 因為每個人的需要都不同, 很難可以有合適的「百搭」服務。


很明顯, 最受「自動化」影響的, 都是那些在工廠生產線中、重複性高的工作, 典型的例子是汽車生產, 大量的機械臂在不停的揮動, 做著搬運、焊接等勞動強度高、危險性高的工作, 很多人都會覺得, 那些機械臂令原本的工人失去工作, 但其實, 機械臂代替人手去做那勞動強度高、危險性高的工作, 卻代替不了那些需要細緻、重複性低的工作, 所以研究顯示, 機械臂反而令那些工人的工作滿足感增加62%, 工傷率減低11%


機械臂是否真的令工人數目大幅減少? , 用了機械臂不就是一了百了的, 需要一批相關的機械工程人員來維修保養、更換靈件, 亦需要一批電機工程人員, 來確保電力系統正常供電。更重要的, 是需要一批資訊科技人員, 管理機械臂的電腦操作系統, 也需要一批電子技術員, 支援線路系統等。


生產汽車少了工人, 機械臂卻也需要工人去生產, 所以在總體上, 一個工種減少或消失, 另一些新工種卻會出現和增加, 不能孤立某個行業、某個工種而擔心。


一句話, 想能夠面對未來的挑戰, 就需要靈活, 特別是不斷學習新知識和技術的能力。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寒天在家中, 越坐越覺凍


連續多天寒冷的天氣, 從社交媒體中, 收到多個「著多件衫」和「注意保暖」等溫馨提示。


在寒冷天氣中出街, 因為有活動, 能夠保持良好的血液循環, 只要穿著適當的衣服, 問題不大。留在家中, 情況就很不同了, 大多數人都會覺得, 在家中縱使已把所有門窗都關上, 無論坐在甚麼位置, 仍總覺得不停的有陣陣陰風吹向自己, 在晚上睡覺時也一樣。其實某一人所感覺到的那陣陣陰風, 是很個人化的, 只特定的吹向他或她, 因為是由自己一手造成。


當坐著靜止時, 身體所發出的熱量, 會把緊貼身旁的空氣的溫度提升, 變暖了的空氣會向上升, 週圍較冷的空氣便會流過來填補真空, 就形成了那陣陣陰風。不論任何天氣, 人的體溫都會保持不變, 所以天氣越冷, 人體與週圍的空氣的溫差就越大, 變暖了的空氣會上升得更急速, 那陣陣陰風就越大了, 人就「越坐越凍」。


同樣道理, 如果家中的浴室是用浴簾的, 都會察覺到, 在冬天裡, 每當開出熱水淋浴時, 浴簾就像被不斷的吹向淋浴者, 只要熱水一停, 浴簾也隨之而飄開。


穿衣保暖, 是利用製造衣服的物質的隔熱效能, 阻止身體的熱量散發到週圍的空氣中。俗語有句: 「多層紗紙隔層風」, 意思很明顯, 應用在穿衣上, 是兩件薄好過一件厚, 除了有更好的保暖效果外, 還能更好適應氣溫的變化, 穿著一件厚衫, 當氣溫升高後, 有可能會出現「著就熱、唔著就凍」的尷尬情況。


傳統上作為保暖衣物的常用物質, 有皮革、羊毛、羽毛、絨布、和綿等, 一般都認為皮毛的保暖效果比綿質好, 其實真正的效果都差不大。所謂保暖效果, 其實是隔熱效能, 物質的傳熱能力越低, 隔熱的效能就越高。一般來說, 氣體比液體好, 液體又比固體好。


在我們日常普遍接觸到的物質中, 隔熱效能最好的, 不是甚麼珍貴的物質, 而是空氣, 其次是紙。空氣的隔熱效能是紙的2倍、是羊毛的3倍、更是皮革的6倍。當然, 我們不能用空氣來造衣服, 但如果所用的物質能保存多些空氣, 保暖效果就會好。所以羊毛、羽絨、綿衣等, 就是利用纖維中的空間中的空氣來作隔熱、保暖。只要有足夠的空間的空氣, 各種物質的隔熱、保暖效能都會是一樣, 所差的是物質的重量和容量, 如羽絨最輕、最薄, 綿衣最厚、最重, 最終也是導至價錢的差異。前面提到的兩件薄好過一件厚, 是因為有更多空氣有兩件衣服之間, 所以保暖效果更好。


最令人意外的, 相信是紙的保暖效能。記得在兒時, 社會上普遍經濟不好, 街上很多露宿者, 每當天氣轉冷時, 他們就盡量收集舊報紙, 填塞在衣服、被鋪之間來保暖。


那個年代的冬天, 睡覺時所蓋的, 都是十斤八斤重的棉被, 而且母親經常叮囑不要躺在棉被上, 因壓實了的棉被就不暖的了。在六十年代中期, 出現了「尼龍被」, 賣點是「輕、軟、暖」, 不怕被壓實, 又可以水洗, 很快就取代了棉被的地位。


現時的保暖物質, 效能更高, 不但「輕、軟、暖」, 而且可以收得很小, 方便攜帶和收藏呢。生活在現時這個年代真幸福。

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

紅蘿蔔增強視力?


有一個晚上, 在交通工具上聽到一名約六、七歲的小朋友與他的母親很可愛的對話, 大意是: 老師說吃紅蘿蔔會對眼睛好, 但他已很久沒有吃紅蘿蔔了, 所以現在看不清楚窗外的東西。他的母親聽了大笑, 說明天就買紅蘿蔔給他吃。其他乘客聽後, 也笑起來。


紅蘿蔔又稱為胡蘿蔔, 一個「胡」字, 顯示不是原產於中國, 是外來傳入的東西。紅蘿蔔原產自中亞, 在現時阿富汗附近的地區, 二千多年前傳入希臘和羅馬, 在十三世紀時已傳遍中國、南亞地區和歐洲大陸, 歐洲人曾把紅蘿蔔用作治療多種疾病的藥物。


現代的病菌、病毒比十三世紀時的要「惡」得多, 但醫藥技術也進步得多, 已不再需要用上紅蘿蔔來治病, 但對眼睛視力的好處, 仍然是無容置疑, 主要是因為紅蘿蔔與維他命A有關。


維他命A對身體的作用, 是維持免疫系統和皮膚的健康, 還有的是視力。但要從食物中獲得維他命A, 只能是食魚類或動物的肝臟, 植物是不含維他命A的。但那些如紅蘿蔔的植物, 含有豐富的一種化學成份胡蘿蔔素, 令植物呈紅、黃色。我們吃下那些植物後, 肝臟會把胡蘿蔔素轉化成維他命A


血液把維他命A運送到眼睛的視網膜時, 會轉化成另一種化學成份視網膜醛。當光線進入眼睛, 投射到視網膜, 令上面的視網膜醛起變化, 產生微弱的電流, 傳到大腦掌管視力的部份, 形成影像。如果沒有視網膜醛, 就形成不了影像, 也就沒有視力了。所以如果缺乏維他命A, 最終會影響視力, 特別是在晚上光線微弱時, 視力會更差。那小朋友的話, 不是全無道理的。


不過, 萬事都要保持適當, 切勿過尤不及, 維他命A也絕不是補品, 太多的維他命A, 不但不會令你有如鷹眼般的超人視力, 反而會有毒性。

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人生幾見「月當頭」


今天除了是2018年的第一天, 不是甚麼重要的大日子, 卻是農曆十一月十五日, 是月圓之夜, 在今晚的午夜時份, 十一時五十九分, 明亮的滿月會經過中天, 角度達87.6, 是丁酉年中角度最高、最接近中天的一晚, 如果今晚仍然天色良好, 在午夜時份站在空曠的地方, 沒有太多城市燈光的地方會更好, 月亮光投射下來所造成的身影, 會完全踏在自已的腳下。其他時間能見到的月影, 都會有點斜斜的拉長了的。

這種現象, 每年只會出現一次, 就是在農曆十一月十五日前後, 在午夜時份左近, 是為「月當頭」, 雖然不是甚麼震撼性的天文現象, 但一年只得一次, 而且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而錯過了, 影響最大的當然是天氣, 如密雲、下雨, 又或是工作、參與社交活動、身體不適等, 甚至說不定是忘記了。

記得最初接觸到「月當頭」, 是在小學時上的音樂堂中, 老師教唱一首歌, 其中的一句歌詞是「月當頭能幾見」, 老師並向我們解釋甚麼是「月當頭」, 之後的多年間, 我見過「月當頭」不超過十次。

今晚的天色不錯, 應該可以看到「月當頭」, 若大家未能看到, 下個機會將是在今年的聖誕前夕1224, 而且月亮的角度更高, 89.2, 時間卻要遲一點, 120, 大家參加完Party回家路上, 試試可否看到。跟著的是明年20191213日的零時42, 月亮的角度更達90, 真真正正完全的「月當頭」!

後來認識到, 那首歌的旋律是著名的意大利民歌Santa Lucia。記憶中當年所唱的歌詞如下:

明媚的秋月夜,

遠照四海無邊,

駕一葉小艇,

撥浪向前。

莫負此良宵夜,

月當頭能幾見,

聖達露茜亞,

聖達露茜亞。

找到意大利視障男高音Andrea Bocelli Santa Lucia版本。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麥蘆卡蜜糖(二)


前篇提到, 由於研究發現, 西蘭的麥蘆卡蜜糖有護理傷口的效果, 是一龐大的潛在商機, 西蘭政府及商業人士, 因而加速有關對麥蘆卡蜜糖的研究, 希望發現更多麥蘆卡蜜糖在醫藥上的作用, 和科學地認證和分級麥蘆卡蜜糖。

其中最令醫學界感到振奮的發現, 麥蘆卡蜜糖能夠降低細菌對抗生素的抗藥性, 其中對具高度抗藥性的金黃葡萄球菌有作用, 對綠膿桿菌和甲型鏈球菌也有效, 此外, 亦能抑制腸胃中的幽門螺桿菌。

認證和分級方面, 紐西蘭的Wakiato University教授Peter Molan, 根據麥蘆卡蜜糖抗菌的能力, Unique Manuka Factor, UMF(中文簡稱「獨麥素」 ) 來標示, UMF數值越高, 抗菌的能力越強, 價錢當然亦越高。現時在香港普遍能買到的麥蘆卡蜜糖, 大都是最高級別的UMF25+, 其次是UMF15+UMF10+UMF25+的價錢約在港幣2000左右一公斤, UMF15+的約為其60%, UMF10+的約為40%

2008, 一位德國教授Thomas Henle, 發現麥蘆卡蜜糖中, 含有一種天然物質Methylglyoxal, (甲基乙二酸, 簡稱MGO), 並聲稱是麥蘆卡蜜糖所獨有的, 令其有別於其他蜜糖, MGO的數值可以由80830+(以上也), 當然數值越高, 抗菌能力越強, 價錢當然也是越高了。

麥蘆卡蜜糖是否真的如此神奇呢, 世界各國的衛生部門都抱保留的態度, 都仍然將其定為「天然食品」, 至於其「療效」, 只算是「民間療法」或「另類療法」而已。

麥蘆卡蜜糖無論是「天然食品」或「民間療法」, 在價錢上確是很昂貴, 道理其實很簡單, 只要是能令身體健康, 人們就會「不惜腰間錢」的。據聞有位朋友的親戚, 曾經被醫生診斷有胃潰瘍, 服用了麥蘆卡蜜糖之後完全康服。不過朋友卻無法提供該位親戚服用的份量、服用了多久、和有否同時服用醫生的處方藥物等。

麥蘆卡蜜糖之所以被宣傳得如此神奇, 除了其基本性質外, 就因為產地紐西蘭大部份地方仍然保持天然和未受污染, 令普遍消費者對其所產的「天然食品」更有信心, 而令出口量大增。蜜糖是「天然食品」, 只能靠勤勞的小蜜蜂一點一滴的釀成, 不可能在剎那間增產。但奇怪的是, 2013, 紐西蘭所產的麥蘆卡蜜糖不超過2,000, 而出口量卻超過10,000! 在同年, 香港消費者委員會測試55個不同品牌的麥蘆卡蜜糖, 其中的16個樣本摻雜有糖份。

不能不再提, 釀成麥蘆卡蜜糖的花蜜, 是來自麥蘆卡樹的花朵, 原產自澳洲, 所以其實澳洲亦有出產麥蘆卡蜜糖, 而且也是一個低污染的天然地方, 所以澳洲有全世界最嚴格的入境檢疫制度, 以防外面的生物性物種, 如花粉、種子、蟲卵等進入澳洲, 就是來自紐西蘭的, 也不例外。所以已提示了想往澳、紐一行的朋友, 如想帶紐西蘭的麥蘆卡蜜糖回香港, 就必須先遊澳洲, 再到紐西蘭, 回程時過境澳洲沒問題, 否則在入境時所帶的麥蘆卡蜜糖一定會被沒收的。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麥蘆卡蜜糖(一)


朋友準備在聖誕節前的淡季, 到澳洲和紐西蘭作自駕遊, 在計劃行程上, 除了「有甚麼好看、有甚麼好食」的標準問題外, 就是「有甚麼值得買回來」。
就是因為香港甚麼也沒有, 世界各地就甚麼也運來香港賣, 所以基本上沒有甚麼好東西在香港是買不到的, 只差是與原產地的價錢有多大的分別而已。

在二、三十年前, 從紐西蘭回香港必帶的, 都是羊毛產品, 而從澳洲回香港, 除了羊毛產品外, 都是食得落肚的, 如急凍的青邊鮑魚、整條的急凍牛排, 十多年前, 又加多了特級初榨橄欖油。近十年八年, 轉為保健營養產品, 雖然這些在香港都可以買得到, 但價錢卻較昂貴, 若行李不超重, 也不妨可帶一點, 但重量餘額不多, 可考慮麥蘆卡蜜糖(Manuka Honey)

在香港常見的蜂蜜, 大都是百花蜜, 即蜜蜂採集所有能採集得到的花蜜而釀成的蜜糖, 較為特別的, 也只是荔枝蜜、菊花蜜等。但在澳洲和紐西蘭, 地大物博, 地理和氣候的變化很大, 各地都有不同的植物, 蜜蜂在特定的地區, 能採集到單一植物的花蜜而釀成蜜糖。在專門售賣蜜糖的地方, 隨便可以看到五、六十種以上不同的蜜糖, 顏色、香味、味道都各有不同, 價錢亦有很大的分別, 其中價錢最高的, 就是麥蘆卡蜜糖了。

麥蘆卡蜜糖, 顏色較一般的蜜糖為深, 帶褐紅色, 特殊的香味, 甜度亦較一般蜜糖高, 含水量極低, 很黏稠, 遇低溫易呈結晶, 據說有鎮痛、解熱、消毒、治感冒等用途, 在現代醫藥實驗中, 表現出抗菌性能, 因此而名聞世界


顧名思義, 釀成麥蘆卡蜜糖的花蜜, 是來自麥蘆卡樹(Manuka)的花朵, 其樹葉和樹身的木材, 都有一種特殊的芳香味, 據說「發現」澳洲的曲克船長(Captain Cook),  曾用麥蘆卡樹葉來作茶料, 因而又被稱為茶樹(Tea Tree)。麥蘆卡樹原產於澳洲的東南部, 後來傳到紐西蘭, 現時廣泛分佈在澳洲的東南部和整個紐西蘭, 所以澳洲和紐西蘭, 都出產麥蘆卡蜜糖。


但在1992, 紐西蘭的Wakiato University教授Peter Molan, 發表的「蜂蜜的抗菌活性」系列研究中指出, 自古以來, 古埃及人、古希臘人、和西蘭的原住民毛利人等多種族文化, 都會將蜂蜜作醫療用途, 而開始實驗蜂蜜為修復潰瘍和褥瘡的抗菌物,及燒傷和創傷造成的其他感染治療。該研究已經使得麥蘆卡蜜糖引起重視。


而他在2001年發表的「蜂蜜在於創傷和燒傷的治療潛力」一則研究中, 使用多種蜜糖在測試不同的醫療或意外產生的傷口上, 發現蜂蜜能有效治癒傷口, 其中又特別提及麥蘆卡蜜糖:「只要使用一般超市可購得的凡士林或含保濕劑成份軟膏, 混和25-30%的麥蘆卡蜜糖」, 即可達到傷口照護效果, 這更使麥蘆卡蜜糖聲名大噪。

雖然使用蜂蜜於人體醫療研究並未得到認可, 但此研究卻使西蘭政府及商業人士, 加速有關麥蘆卡蜜糖的研究。
另篇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