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0日 星期五

日蝕、月蝕倆相隨(二)


前篇提到, 日蝕和月蝕都不是罕有, 每年平均有超過兩次日蝕和兩次月蝕, 只差能否在當時看得到。

日蝕和月蝕一定是相伴相隨的出現, 是為一個「蝕季」。每年最少有兩個蝕季, 有時會有三個, 所以每年最少有2次日蝕和月蝕。有時在一個蝕季中, 會有2次日蝕和1次月蝕、或2次月蝕和1次日蝕伴隨在一起, 那個蝕季就有3次日蝕和月蝕, 以至在一年中, 有可能有5次或6次日蝕和月蝕, 最多的有可能是7次。

在本世紀(2000-2099) 100年內, 日蝕和月蝕的次數大致相約, 其中的57年中有4次日蝕和月蝕, 30年中有5, 11年中有6, 只有2年會有7次。今年2018年有5, 最近有6次的, 是在不遠的2020, 而最近有7次的, 要到20年後的2038, 到時會有四次月蝕和三次日蝕。

有趣的是, 有些年中有4次日蝕和月蝕, 並不是因為有兩個蝕季的2+2, 5次日蝕和月蝕的, 也不一定是2+33+2次所造成, 更有趣的是, 6次日蝕和月蝕的, 完全沒有是2+2+2次的組合。這些似乎都是與直覺想法有出入的, 而只有7次日蝕和月蝕的, 都是因為2+3+2次的「效應」。

本世紀中有30年是有5次日蝕和月蝕, 其中約三分之二, 19, 2+3次或3+2次的組合, 其餘的11年是1+2+2次或2+2+1次的, 完全沒有1+3+1的出現。

大家會覺得奇怪, 既然在一個蝕季中, 日蝕和月蝕是相伴相隨的出現, 為何會有1次的? 很簡單, 如果一個蝕季橫跨兩年, 就會有「單丁」的現象, 一定是在前一年的十二月和下一年的一月。

就是因為橫跨兩年的蝕季, 令到57年有4次日蝕和月蝕其中的一年, 打破2+2次的規律, 而是1+2+1, 那是2010年。

不只如此, 他與前後的一年是一個很有趣的組合: 2009(2+3+1), 2010(1+2+1), 2011(1+3+2) 。本世紀只有11年有6次日蝕和月蝕, 竟然都出現在2010年之前一年和後一年, 而且都與2010年共享一個蝕季。這個有趣組合在本世紀中只有這一個, 下一個的, 2130(2+2+1), 2131(1+2+1), 2132(1+3+3), 雖不是6+4+6次的組合, 卻遇上下世紀第一個有7次日蝕和月蝕之年的2132年。

本世紀有11年有6次日蝕和月蝕, 完全沒有是2+2+2次的組合, 其中5年是2+3+1, 另外5年是1+3+2, 只有2096年是3+3, 即一年中的兩個蝕季都有3次日蝕和月蝕, 是很罕有。

以上提到的有趣組合, 不是已成過去, 就是在太遠之後, 不過, 明年2019, 會有2+2+1次的, 而跟著的一年2020, 6次日蝕和月蝕, 1+3+2, 兩年也共享一個蝕季呢!

2018年8月5日 星期日

日蝕、月蝕倆相隨(一)


上星期的月全蝕, 因為是本世紀歷時最長的一次, 在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受到廣泛的關注。據聞香港有位朋友的朋友, 特意去了中東的杜拜, 為的是要在理想的地點和環境下, 觀看整個月全蝕的過程。雖然只有中東、東歐和洲的東部能見到整過程, 歐亞大陸的大部份地區(包括香港) 、澳洲和整個洲都能見到月全蝕的部份, 只有北美洲是完全看不到。


月蝕和日蝕, 都是當月球、地球和太陽在一直線上, 月蝕一定出現在月圓之夜, 即農曆的十五晚上和十六的凌晨, 而日蝕一定出現在新月的白天, 即農曆的初一。


除了月蝕不是罕有的天文現象, 日蝕也不是罕有的, 每一次月蝕之前後, 必然有一次日蝕, 而日蝕之前後, 也必然有一次月蝕, 兩者相伴相隨, 是為一個「蝕季」, 有些時候, 一個蝕季會有連續兩個在初一的日蝕, 中間一個在十五的月蝕, 或連續兩個在十五的月蝕, 中間一個初一的日蝕。


以上星期六728, 農曆六月十六的月全蝕之前和後, 都有一次日徧蝕, 811日星期六, 農曆七月初一, 會有一次日徧蝕, 而在之前的713, 農曆六月初一, 已有一次, 只因為是出現在南極上空, 實在是渺無人煙, 不太可能見到, 而下星期六的日徧蝕, 則在北極圈附近, 也是渺無人煙的地方, 不過, 整個俄羅斯、歐洲的北部和中國的北部, 也可見到部份的日蝕過程。


月蝕是地球在月球和太陽之間, 遮擋著太陽的光線, 本世紀(2000-2099)會有223次月蝕, 即平均一年有超過2, 其中月全蝕有85, 即一年多一點就有一次。因為地球的直徑是月球的3.7, 造成的陰影比月球大, 月球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完全經過, 所以地球上大部份的地方都能看到, 只差當時的天氣情況是否理想。


反過來日蝕是月球在地球和太陽之間, 遮擋著太陽的光線。相對於月蝕, 日蝕好像是罕有得多, 特別是日全蝕, 每次都引起世界廣泛關注。其實本世紀會有225次日蝕, 比月蝕還多2, 其中日全蝕有74, 即平均16個月會有一次, 但就是因為月球比地球小得多, 在地球上造成的陰影的範圍很小, 只有在那狹窄的帶狀範圍中, 才會真正看到日全蝕, 其餘的地方只會見到是日徧蝕而已, 而且很多時那帶狀範圍, 是落在茫茫大海洋上, 或在渺無人煙的地方, 加上太陽的強烈光線和熱力, 必須要有充份的準備才可觀看, 不如觀看月蝕般從容和浪漫, 才令人覺得日蝕很罕有。如去年821, 日全蝕的路線橫過北美洲的上空, 被廣泛報導。


2020621, 當日是夏至, 會有日環蝕, 路線會經常中國福建省厦門市的上空, 是極佳的觀看機會。

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為何月全蝕時間有長短?


今早從一位朋友處得知, 有位朋友真的已出發去了杜拜, 希望能看到本世紀最長的月全蝕的整個過程。他曾表示, 知道月全蝕並不是太罕有的天文現象, 但卻幾十年來從沒有親眼見過一次, 而且今次是本世紀最長的月全蝕, 反正自己已退休, 就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不錯, 月全蝕並不是太罕有, 本世紀一共會有85, 即平均一年多一點就會有一次, 問題就是, 排除了因為天氣的情況之外, 並不是每一次在地球上每一處都可以看得到, 就如今次, 能看到月全蝕的整個過程, 只是在中東、東歐、和非洲的東部而已, 在香港看不到全部。

月全蝕的時間長短可以差別很大, 今次的月全蝕的時間, 是本世紀最長的, 會歷時1小時42分鐘57, 而最短的, 是三年多前的201544, 歷時只有4分鐘43, 差不多是稍瞬即逝。

雖然月全蝕的最基本條件, 是太陽、地球、和月球成一直線, 月球完全被地球遮蔽, 不能反射太陽的光線, 但造成在時間上如此巨大的差別, 是因為太陽、地球、和月球在空間的相對位置的千變萬化。

簡單來說, 地球環繞太陽運行的軌跡是一個徧心橢圓, 地球在每年的13日離太陽最近, 而在每年的74日離太陽最遠, 兩者相差達5,000,000公里。當地球離太陽較近時, 地球遮蔽太陽而造成背後的陰影會較短, 相反, 當地球離太陽較遠時, 地球背後的陰影會較長。

另外, 月球環繞地球運行的軌跡也相類似, 離地球最近和最遠的距離相差13%, 當距離地球較近時, 月球在地球上看來會較大, 相反當距離地球較遠時, 則看來會較小。所以不難想像, 較小的月球通過較長的陰影, 時間需要較, 較大的月球通過較短的陰影, 時間會較短了。所以較長的月全蝕時間, 都是當地球距離太陽較遠的時候, 即在74日前後。


本世界有5月全蝕的時間超過100分鐘的, 201165日的100.2分鐘, 2018728日的103.0分鐘, 2029626日的101.9分鐘, 204777日的100.8分鐘, 2074617日的100.2分鐘, 越接近74日的日子, 時間則越長。

其實, 月全蝕的時間最長可以長達1小時47分鐘的, 接近這紀錄者是在2000716日的 1小時46分鐘24, 106.4分鐘, 可惜我們已錯過了那觀看的機會, 更可惜的, 是下一次能在香港見到如此長時間的月全蝕, 要到123年後的214169日了!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想要「舉頭望月蝕」?


有朋友在前一篇拙文中留言: “那裡可以看到全個月蝕過程?



在七月二十八日星期六, 只要是天氣良好, 在香港是能夠看到月全蝕從開始到結束的, 但若要看到從月球進入地球半影、到離開半影的整個過程, 則要到香港以外的地方去了, 這包括中東、東歐、和非洲的東部, 而在此間中, 最佳位置是在東經56度的地方。從地圖上去找, 最接近而又大部份人都會熟悉的地方, 就是在東經55.3度的杜拜了。



在杜拜觀看此次月全蝕, 最大的優勢是地勢和天氣。離杜拜約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 是一望無際的沙漠, 沒有城市燈光, 從月亮由東邊的地平線升起, 到落在西邊的地平線, 都可以看得到。沙漠的晚上, 天空沒有雲, 一定能見到月亮, 加上天氣亁燥, 空氣更亁淨透明, 可以更清楚看到月亮。



如果在杜拜觀看此次月全蝕,  全個過程會是由當地時間, 七月二十七日晚上九時十四分開始, 到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時二十八分結束, 月全蝕則由七月二十七日晚上十一時三十分, 至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一時十三分, 正值是月過中天, 與地面夾角最大的時候, 稍為抬頭, 就能觀賞到。



還有一個好處, 月蝕當晚的日落時間是黃昏七時零六分, 第二天的日出時間是五時四十三分, 整個月蝕過程, 天色都會很黑, 更有利觀賞。



如真的有興趣對外地觀看此次月全蝕, 還有幾天可作準備呢。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本世紀最長時間的月全蝕



下星期六, 七月二十八日, 農曆六月十六的凌晨, 會出現本世紀最長時間的月全蝕, 將會歷時103分鐘, 各位朋友如住所可以望到西南方而沒有遮擋, 就有機會能看到, 但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先決條件 就是天色良好, 天際邊沒有雲。

是次月全蝕的整個過程, 歷時6小時14分鐘, 但在香港所能看到的, 只是前面的大半, 4小時46分鐘。

在七月二十八日凌晨01:14, 月球開始進入地球的半影, 亮度漸漸變暗, 02:24, 月球進入地球的本影, 開始出現月偏食, 能見到的月球部份, 漸漸減少, 03:30完全進入地球的本影, 月全蝕開始。經過103分鐘之後的05:13, 月全蝕結束, 月球開始離開地球的本影, 出現另一次月偏食, 應該要到06:19, 月球再進入地球的半影, 亮度漸漸增加, 直到07:28, 整個月全蝕過程才完全結束。可惜的是, 當日的日出是在05:53, 太陽的強光會影響觀看月蝕的效果, 而更可惜的是, 當日月落時間是在06:00,  月球落入地平線, 即使是天氣良好, 餘下的月蝕過程, 都不能看到了。

要觀看此月全蝕, 最理想的地點, 是港島南部或西部, 或在離島, 能望到西南方天空和地平線的地方, 因為當月全蝕開始時, 月亮已落到與地平面夾角28, 而月全蝕結束時, 更落到9!

月蝕其實並不是很罕有的天文現象, 在本世紀會有228, 平均每年有2次以上, 但歷時超過100分鐘的月全蝕, 只有5, 錯過了下星期的一次, 要等到20296月了, 屆時是本世紀第二長時間的月全蝕, 會歷時101.9分鐘呢!

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電子房咭問題多


不久前到北海道走了一趟, 發覺一個有趣現象: 無論是在大城市中, 或是在鄉間小鎮裡, 所住的酒店的房門, 都是用最傳統的鑰匙作開關, 而不是電子房咭。印象中日本的科技先進, 而電子房咭也普遍使用了四十年, 對此現象有點驚訝, 但也覺得有其好處, 最少不會遇上電子房咭「唔生性」時, 在房間與服務台之間跑來跑去的麻煩。

在過去曾入住過的多間酒店, 所用的電子房咭, 真是五花八門, 分別最大的是在所用的讀咭器上。首先是安裝的位置, 最「正路」的, 當然是裝在正常門鎖的地方, 但有些卻是裝在門框上, 有些甚至是裝在門邊的牆上。有不少酒店的設計和佈局很獨特, 住客需要上高落低、左轉右拐, 在普遍燈光昏暗的走廊中, 能找到自己的房間已是不容易, 之後還要多花一番功夫才能找到那讀咭器!

讀咭器如何「讀」那張房咭, 也是千變萬化。最容易的, 當然就是如在香港用的「八達通」一樣, 「拍」一下咭就可以, 但用此等設備者, 只是極少數, 大部份的仍然是在使用「刷咭」式的, 這又可分為兩類, 「拉咭」和「插咭」。

「拉咭」式的是在讀咭器的上方或右邊有一條讀咭槽, 用法是將房咭在讀咭槽裡「拉」過, 如房咭的資料正確, 門鑰打開, 客人可以推開門進房。問題是: 這種房咭通常有一條磁帶, 用以記錄房咭的資料, 而讀咭的磁頭只在讀咭槽的某一邊, 磁帶的一面要面對磁頭的一邊, 才能讀到資料, 所以在最壞的情況下, 是要將房咭上下倒轉和反轉, 合共起碼四次才可以開門, 但有時因房咭有損壞, 反來覆去的試完又試皆不得要領。

通常「拉咭」式的是將咭從左向右、或從上向下拉, 這是一般人的自然做法, 但遇過一罕有例子, 是要將咭從下向上「推」, 設計者和採用者, 相信是完全不知道甚麼是「使用者友善」。又曾遇過讀咭槽是在讀咭器的上方, 緊貼其上方的是門的把手, 「拉咭」時很容易撞傷手, 相信曾有不少人「中招」。

「插咭」式的也是差不多, 讀咭槽是在讀咭器的正面、上方或側面(可幸還未遇過在門框的那邊), 將房咭插入讀咭槽, 然後拉出即可。但問題亦如「拉咭」式的的一樣, 經常要反來覆去的試完又試。

不論「拉咭」和「插咭」的, 開了房門之後, 需要把房咭插在門旁的一個插座上, 房間才有電力供應, 客人在離開房間時拿走房咭, 電力就會中斷, 目的是不希望浪費電力。但這部份其實是個機械性的操作, 是以房咭壓著一個電力開關而已, 所以不少客人為了在離開房間後仍能保持房中的冷氣, 只需用一張紙摺厚幾層, 就能代替那張房咭的功能了。不久前曾住過一間酒店, 為了應對這種情況, 所用的「插咭」式房咭上是有一晶片的, 除了用來開門外, 取電插座也有一讀咭頭, 客人必須把房咭上有晶片的一端和一面插在插座上, 才可得到電力供應。

電子房咭還有一個保安問題, 曾經有位住單人房的團友, 發覺可能被他人在他的房間多開通了一張房咭, 因為過程很容易, 只要講出房間號碼和住客名字, 服務台的職員就照辦了。

若用最傳統的鑰匙, 上述的所有問題, 全部都不是是問題了。

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向東飛? 向西飛?( 二)


前篇提到向東飛和向西飛在日子上的「賺」與「蝕」。

朋友亦提到另一個有趣現象: 來回兩個相隔東西的城市之間, 向東飛的時間要比向西飛時的短。有朋友馬上表示, 這可能是因為時差所造成的錯覺。其實向東飛是飛向未來的時間, 向西飛則是飛回已過去的時間, 若果真的是因為時差的錯覺, 只會是向西飛的時間比向東飛的短得多。

「水能載舟, 也能覆舟」, 飛機能夠在空中飛行, 全靠空氣對機翼所產生的升力, 但亦同時對飛機飛行造成阻力。空氣如水一樣, 是一種流體, 不會固定不動, 是隨著外在環境因素而不斷的向各種方向流動, 而對飛機影響最大的, 是高空的氣流。

氣流的形成很有趣。地球是不停的自西而東自轉, 地心吸力使地球帶著所有物質、物體同時自轉, 包括在大氣層空間中的空氣, 都會因地球的自轉而以與地面同一速度向東方流動。地球在近赤道處, 全年受太陽照射的角度都比較大, 受熱比較多。空氣受熱後膨脹向上升, 在高空處向溫度較低的南、北方向流體。另一方面, 地球在赤道處的直徑是最大, 向南、北方向逐漸減小, 隨著地球自轉的空氣, 在赤道處向東的慣性速度較快, 在南、北較高緯度處向東的慣性速度則較慢, 向南、北流動的空氣, 到達南、北較高緯度時, 流動的速度比地面快, 而形成一股自西而東的氣流, 飛機向東飛會順著這股氣流, 飛得較快, 反之飛向西就是逆著氣流, 飛得較慢了。

這股氣流在南、北緯30度附近最為明顯, 而跨越北緯30, 是來往亞洲與歐洲之間空中航班最繁忙的地帶, 幾乎所有航班都會出現向東、西飛不同時間的現象。典型的例子如香港(北緯22.3) 來回倫敦(北緯51.3), 全程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北緯30度附近飛行, 兩者的時間是12小時45分和11小時55, 相差若50分鐘。另一例子, 香港(北緯22.3) 來回杜拜(北緯25.3), 全程都在向東氣流最強的地帶中飛行, 兩者的時間是8小時30分和7小時10, 相差竟達100分鐘, 而實際飛行時間約只是飛倫敦的三分之二而已。

前面提過赤道的空氣向南、北流動, 其實也會造成氣流, 令南、北飛的航班出現不同時間的現象, 但相對於東、西飛飛的航班數目, 只是小數而已。

想起鄉謠歌手John Denver 1966年所寫的Leaving on a jet plane, 而不幸的, 他是死於在駕駛小型飛機時發生意外。


歌詞如下:

All my bags are packed
I'm ready to go
I'm standin' here outside your door
I hate to wake you up to say goodbye
But the dawn is breakin'
It's early morn
The taxi's waitin'
He's blowin' his horn
Already I'm so lonesome
I could die



So kiss me and smile for me
Tell me that you'll wait for me
Hold me like you'll never let me go
'Cause I'm leavin' on a jet plane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e, I hate to go



There's so many times I've let you down
So many times I've played around
I tell you now, they don't mean a thing
Ev'ry place I go, I'll think of you
Ev'ry song I sing, I'll sing for you
When I come back, I'll bring your wedding ring



So kiss me and smile for me
Tell me that you'll wait for me
Hold me like you'll never let me go
'Cause I'm…

So kiss me and smile for me
Tell me that you'll wait for me
Hold me like you'll never let me go
'Cause I'm leavin' on a jet plane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e, I hate to go



Now the time has come to leave you
One more time
Let me kiss you
Then close your eyes
I'll be on my way
Dream about the days to come
When I won't have to leave alone
About the times, I won't have to say



Oh, kiss me and smile for me
Tell me that you'll wait for me
Hold me like you'll never let me go
'Cause I'm leavin' on a jet plane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e, I hate to go

But, I'm leavin' on a jet plane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e, I hate to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