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電子房咭問題多


不久前到北海道走了一趟, 發覺一個有趣現象: 無論是在大城市中, 或是在鄉間小鎮裡, 所住的酒店的房門, 都是用最傳統的鑰匙作開關, 而不是電子房咭。印象中日本的科技先進, 而電子房咭也普遍使用了四十年, 對此現象有點驚訝, 但也覺得有其好處, 最少不會遇上電子房咭「唔生性」時, 在房間與服務台之間跑來跑去的麻煩。

在過去曾入住過的多間酒店, 所用的電子房咭, 真是五花八門, 分別最大的是在所用的讀咭器上。首先是安裝的位置, 最「正路」的, 當然是裝在正常門鎖的地方, 但有些卻是裝在門框上, 有些甚至是裝在門邊的牆上。有不少酒店的設計和佈局很獨特, 住客需要上高落低、左轉右拐, 在普遍燈光昏暗的走廊中, 能找到自己的房間已是不容易, 之後還要多花一番功夫才能找到那讀咭器!

讀咭器如何「讀」那張房咭, 也是千變萬化。最容易的, 當然就是如在香港用的「八達通」一樣, 「拍」一下咭就可以, 但用此等設備者, 只是極少數, 大部份的仍然是在使用「刷咭」式的, 這又可分為兩類, 「拉咭」和「插咭」。

「拉咭」式的是在讀咭器的上方或右邊有一條讀咭槽, 用法是將房咭在讀咭槽裡「拉」過, 如房咭的資料正確, 門鑰打開, 客人可以推開門進房。問題是: 這種房咭通常有一條磁帶, 用以記錄房咭的資料, 而讀咭的磁頭只在讀咭槽的某一邊, 磁帶的一面要面對磁頭的一邊, 才能讀到資料, 所以在最壞的情況下, 是要將房咭上下倒轉和反轉, 合共起碼四次才可以開門, 但有時因房咭有損壞, 反來覆去的試完又試皆不得要領。

通常「拉咭」式的是將咭從左向右、或從上向下拉, 這是一般人的自然做法, 但遇過一罕有例子, 是要將咭從下向上「推」, 設計者和採用者, 相信是完全不知道甚麼是「使用者友善」。又曾遇過讀咭槽是在讀咭器的上方, 緊貼其上方的是門的把手, 「拉咭」時很容易撞傷手, 相信曾有不少人「中招」。

「插咭」式的也是差不多, 讀咭槽是在讀咭器的正面、上方或側面(可幸還未遇過在門框的那邊), 將房咭插入讀咭槽, 然後拉出即可。但問題亦如「拉咭」式的的一樣, 經常要反來覆去的試完又試。

不論「拉咭」和「插咭」的, 開了房門之後, 需要把房咭插在門旁的一個插座上, 房間才有電力供應, 客人在離開房間時拿走房咭, 電力就會中斷, 目的是不希望浪費電力。但這部份其實是個機械性的操作, 是以房咭壓著一個電力開關而已, 所以不少客人為了在離開房間後仍能保持房中的冷氣, 只需用一張紙摺厚幾層, 就能代替那張房咭的功能了。不久前曾住過一間酒店, 為了應對這種情況, 所用的「插咭」式房咭上是有一晶片的, 除了用來開門外, 取電插座也有一讀咭頭, 客人必須把房咭上有晶片的一端和一面插在插座上, 才可得到電力供應。

電子房咭還有一個保安問題, 曾經有位住單人房的團友, 發覺可能被他人在他的房間多開通了一張房咭, 因為過程很容易, 只要講出房間號碼和住客名字, 服務台的職員就照辦了。

若用最傳統的鑰匙, 上述的所有問題, 全部都不是是問題了。

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向東飛? 向西飛?( 二)


前篇提到向東飛和向西飛在日子上的「賺」與「蝕」。

朋友亦提到另一個有趣現象: 來回兩個相隔東西的城市之間, 向東飛的時間要比向西飛時的短。有朋友馬上表示, 這可能是因為時差所造成的錯覺。其實向東飛是飛向未來的時間, 向西飛則是飛回已過去的時間, 若果真的是因為時差的錯覺, 只會是向西飛的時間比向東飛的短得多。

「水能載舟, 也能覆舟」, 飛機能夠在空中飛行, 全靠空氣對機翼所產生的升力, 但亦同時對飛機飛行造成阻力。空氣如水一樣, 是一種流體, 不會固定不動, 是隨著外在環境因素而不斷的向各種方向流動, 而對飛機影響最大的, 是高空的氣流。

氣流的形成很有趣。地球是不停的自西而東自轉, 地心吸力使地球帶著所有物質、物體同時自轉, 包括在大氣層空間中的空氣, 都會因地球的自轉而以與地面同一速度向東方流動。地球在近赤道處, 全年受太陽照射的角度都比較大, 受熱比較多。空氣受熱後膨脹向上升, 在高空處向溫度較低的南、北方向流體。另一方面, 地球在赤道處的直徑是最大, 向南、北方向逐漸減小, 隨著地球自轉的空氣, 在赤道處向東的慣性速度較快, 在南、北較高緯度處向東的慣性速度則較慢, 向南、北流動的空氣, 到達南、北較高緯度時, 流動的速度比地面快, 而形成一股自西而東的氣流, 飛機向東飛會順著這股氣流, 飛得較快, 反之飛向西就是逆著氣流, 飛得較慢了。

這股氣流在南、北緯30度附近最為明顯, 而跨越北緯30, 是來往亞洲與歐洲之間空中航班最繁忙的地帶, 幾乎所有航班都會出現向東、西飛不同時間的現象。典型的例子如香港(北緯22.3) 來回倫敦(北緯51.3), 全程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北緯30度附近飛行, 兩者的時間是12小時45分和11小時55, 相差若50分鐘。另一例子, 香港(北緯22.3) 來回杜拜(北緯25.3), 全程都在向東氣流最強的地帶中飛行, 兩者的時間是8小時30分和7小時10, 相差竟達100分鐘, 而實際飛行時間約只是飛倫敦的三分之二而已。

前面提過赤道的空氣向南、北流動, 其實也會造成氣流, 令南、北飛的航班出現不同時間的現象, 但相對於東、西飛飛的航班數目, 只是小數而已。

想起鄉謠歌手John Denver 1966年所寫的Leaving on a jet plane, 而不幸的, 他是死於在駕駛小型飛機時發生意外。


歌詞如下:

All my bags are packed
I'm ready to go
I'm standin' here outside your door
I hate to wake you up to say goodbye
But the dawn is breakin'
It's early morn
The taxi's waitin'
He's blowin' his horn
Already I'm so lonesome
I could die



So kiss me and smile for me
Tell me that you'll wait for me
Hold me like you'll never let me go
'Cause I'm leavin' on a jet plane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e, I hate to go



There's so many times I've let you down
So many times I've played around
I tell you now, they don't mean a thing
Ev'ry place I go, I'll think of you
Ev'ry song I sing, I'll sing for you
When I come back, I'll bring your wedding ring



So kiss me and smile for me
Tell me that you'll wait for me
Hold me like you'll never let me go
'Cause I'm…

So kiss me and smile for me
Tell me that you'll wait for me
Hold me like you'll never let me go
'Cause I'm leavin' on a jet plane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e, I hate to go



Now the time has come to leave you
One more time
Let me kiss you
Then close your eyes
I'll be on my way
Dream about the days to come
When I won't have to leave alone
About the times, I won't have to say



Oh, kiss me and smile for me
Tell me that you'll wait for me
Hold me like you'll never let me go
'Cause I'm leavin' on a jet plane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e, I hate to go

But, I'm leavin' on a jet plane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again
Oh babe, I hate to go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向東飛? 向西飛?( 一)



最近的一次朋友聚會, 各人互相交流在過去的幾個月中的旅遊經驗。其中一位曾參加乘飛機環遊世界的package, 另幾位都有談及他們到歐、美的故事。

朋友表示, 環遊世界的package頗具彈性, 可自選多少個「站」和在那裡停留, 價錢是根據「站」的數目和停留的時間而定, 但有一個規定, 就是全程必須是完全向東飛或是向西飛, 不可以飛回頭, 否則客人就有可能在時間上佔了便宜。

早在1873, Jules Verne 出版的小說Around The World in Eighty Days中已提到, 因為主角Phileas Fogg是不斷的向東走, 根據他的旅途日誌, 雖然他是用了80天的時間繞了地球一週, 結果卻在日子上佔了一天的便宜。時至現今, 身邊的朋友雖然經常飛來飛去, 知道這現像是與「時差」有關, 但卻不太明白如何發生。

簡單來說, 地球每天24小時自西而東的自轉一週, 360, 平均每小時轉15度。每天平均在早上六時會見到太陽升起, 十二小時之後的黃昏六時, 會見到太陽落下, 期間地球轉了180, 亦即每經過180, 就會見到一次太陽升起或太陽落下。

在地球表面的一切物質、物體, 因為地心吸力, 即使是靜止不動, 都會隨著地球一起, 每天24小時自西而東的轉一週, 期間如果物體在移動, 都只是相對地球的表面移動而已。

現假定有一隻飛機, 能夠連續不停的向東飛, 用兩天即48小時環繞地球一週, 即平均每小時在地球的圓週上向東跨越7.5, 在此一小時中, 地球亦向東轉15, 所以該飛機實際上是向東跨越了7.5+15=22.5度。

現該飛機在某日的早上六時太陽升起時開始向東飛, 在跨越180度之後, 會見到第一次日落, 需要的時間是180/22.5=8小時。之後再飛8小時, 飛機會跨越另一個180, 見到了日出, 誤以為是第二天, 其實只飛了16小時, 在地球的圓週上只向東跨越了120度。

如此類推, 再過另一個16小時, 飛機會再見到了日出, 誤以為是第三天, 總共跨越了240, 要再過16小時, 才能完成總共跨越地球表面360度的一週。可是在完成時卻第三次見到日出, 會誤以為是第四天, 而飛行時間卻總共只是48小時, 即只是過了兩天而已。

道理就是, 因為地球自西而東轉 , 在出發地以東的地方, 會比出發地先見到太陽, 日出比較早, 而我們以日出來定一天, 所以每向東跨越15, 日出的時間都會提早一小時, 「一天」的現象也提早了一小時出現。該飛機是向東飛行, 跨越地球表面一週360度之後, 「一天」的現象提早了24小時, 即「賺」了一天了。如此類推, 如果飛機相反的向西飛, 跨越地球表面一週360度之後, 「一天」的概念就會延遲了24小時, 即「蝕」了一天了。

為了解決這個在日子上的謬誤, 1917, 制定了「國際換日線」, 位置大約在東經180度的太平洋上, 若向東跨越該線, 把日子減一天, 相反, 向西跨越該線, 把日子加一天。

環遊世界的package, 就是不讓人客利用在「國際換日線」上來回飛的機會, 每次都能賺取一天的時差。
1956, 「瘦皮猴」Frank Sinatra 在電影Around The World in Eighty Days中所唱的主題曲


歌詞如下:

Around the world I've searched for you
I traveled on when hope was gone to keep a rendezvous
I knew somewhere, sometime, somehow
You'd look at me and I would see that smile you're smiling now
It might have been in county down
Or in New York, in gay Paris or even London Town
No more will I go all around the world
For I have found my world in you
It might have been in county down
Or in New York, in gay Paris or even London Town
No more will I go all around the world
For I have found my world in you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天眼」回來不覺「老」


前陣子與一班多年「老」朋友組團去貴州旅行, 其中的一個亮點是參觀「天眼」。要一睹「天眼」壯觀的風采, 必須要到其旁邊的觀景台, 期間要走上789級梯級, 約等於香港50層樓的高度。在觀景台的最高處, 高度與週圍為數過百的群山相約, 一個難得的360度壯麗全景, 真正感受到甚麼是「群山環抱」, 令人捨不得離開。



所謂「旅行」, 真的是需要「行」, 除了「天眼」的一口氣789級外, 其餘在大部份的日子裡, 每天都需要上高落低地走不少路, 我的個人記錄是每天1500020000, 一些嬌小的團友, 更要加多1520%, 對體力的要求實在不低, 但所有團友都能做到了。在行程完結時, 旅行社的隨團領隊亦驚歎我們這批「年青人、中年人」, 居然全部都能完成整個行程。他所指的, 是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 2015對年齡劃分的新標準, 65歲以下還算是「青年人」, 之後是「中年人」, 要到80歲以上才可算是「老年人」。



自小就聽到「人生七十古來稀」, 在「年少無知」的時期, 對那些四、五十歲的前已覺得是「老」了, 可能因為當時整個社會的經濟及物質條件都比較差, 們大都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作, 到那年紀時已飽歷風霜, 加上沒有好的經濟條件去照顧衣著、儀容等, 也更令人顯得蒼老。



流行樂隊Beatles, 1967年有一首作品When I’m Sixty-Four, 是成員之一Paul McCartney在他十六歲那年, 1958年所創作的, 是一首描述「老」人心境的歌。在60年前的他的眼中, 亦可能是當時的社會「標準」, 64歲已經是「老」了。



香港的盧冠廷, 1986年亦創作了一首意境相似的歌《老年時》, 不過他那年已是36, Paul McCartney創作When I’m Sixty-Four時的年齡, 足足大了20, 所以真的奇怪Paul McCartney16歲時, 思想已是如此成熟。



不論甚麼標準也好, 年齡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人自身的心境最重要, 還得要身體健康。



Paul McCartney When I’m Sixty-Four :




歌詞如下:



When I get older losing my hair
Many years from now
Will you still be sending me a valentine
Birthday greetings, bottle of wine?

If I'd been out till quarter to three
Would you lock the door
Will you still need me, will you still feed me
When I'm sixty-four?



You'll be older too
And if you say the word
I could stay with you

I could be handy mending a fuse
When your lights have gone
You can knit a sweater by the fireside
Sunday mornings go for a ride


Doing the garden, digging the weeds
Who could ask for more?

Will you still need me, will you still feed me
When I'm sixty-four?






盧冠廷的《老年時》:




歌詞如下:



老年時 頭髮甩晒亦漸漸白
問你會否仍然痴缠伴我身邊
來日老年時 震震吓星月下踱步
問你會否仍然叫我honey 同渡每一天

明白你今天的那肖臉 明日變化青春衝失去
我仍真心 痴痴的一颗心仍照舊
明日也許搬遷上月球 乘坐航天飛機一飛衝天去
攜手再行 漫步星空每天

老年頭髮甩晒亦漸漸白

問你會否仍然痴缠伴我身邊情懷未變

.......
......

明白你今天的那肖臉 明日變化青春衝失去
我仍真心 痴痴的一颗心仍照舊
明日也許搬遷上月球 乘坐航天飛機一飛衝天去
攜手再行 漫步星空每天


老年頭髮甩晒亦漸漸白

問你會否仍然痴缠伴我身邊


來日老年時 震震吓星月下踱步
問你會否仍然叫我honey 同渡每一天情懷未變


2018年5月2日 星期三

樹木是甚麼造成的?


在剛過去的六、七個星期中, 趁著春天的好天氣, 「密集」地去了幾個行程, 在最近的一次旅行途中, 見到一棵樟樹, 據說已超過400, 約有20米高, 枝葉非常茂盛, 覆蓋範圍的直徑約40, 正是樹大好乘涼, 難得的是, 沒有因為珍貴的樟木而早早被斬掉。

現時有紀錄世界上最高的樹, 是澳洲的一棵杏仁桉樹, 156, 樹幹直徑約4, 長得筆直而無橫枝, 以此推算, 整棵樹的木材約有2000立方米, 總重量超過1000, 需要40架貨櫃車才能運送。

生物可以簡單分為動物與植物。很明顯的是, 動物需要消耗一定重量、體積的食物和水來提供能量、維持生命和成長, 但植物似乎只需要有泥土讓其落地生根, 就能長出枝葉, 甚至開花結果, 並沒有消耗甚麼看得到的物質而成長, 根據「物質不滅定律」, 植物是從何轉化而來的? 佔植物最大份量的樹木的大量木材, 又是從何形成的?

微觀層面來說, 一棵樹的木材是由纖維素組成, 纖維素則是一串葡萄糖分子連在一起, 葡萄糖是碳水化合物, 碳水化合物的基本組成部份是碳、氫、和氧, 即一棵樹是由碳、氫、和氧組成的。

植物、樹木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 是碳和氧的來源, 樹木從泥土和空氣中吸收水份, 水是氫和氧的化合物, 是氫的來源。

有了基本原料, 還需要有能量來完成組裝過程。地球上最大的能量來源, 就是太陽。簡單來說, 植物的葉綠素吸收了陽光中的能量, 通過光合作用, 將水份子分解成份子和氧份子, 釋放氧份子到空氣中而留住氫份子, 同時將二氧化碳份子與份子連結起來, 造成糖、粉、和纖維素等各種碳水化合物, 是形成各種植物、樹木的骨幹部份。

可以簡單地說, 植物和樹木是由陽光、空氣和水份轉化而來的, 估計每年全球的植物和樹木, 從空氣中吸取一千一佰億噸的碳, 但每秒鐘要從陽光中吸收一佰三十萬億瓦的能量, 來進行光合作用。這體驗了「物質不滅定律」, 和能量與物質的互換。

植物和樹木雖然不消耗泥土而生長, 但也不是無中生有的, 而且亦從中體驗到, 植物和樹木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而將碳貯存起來, 同時放出我們生命所需的氧氣, 亦吸收太陽光中巨大的能量, 否則地球的溫度會更高呢!

植物和樹木, 不但直接的為我們提供了食物和木材, 而間接地改善全球的生存環境, 對我們人類太重要了。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自動化對金融業的影響


兩件全無關連的事, 碰巧在差不多的時間發生。


一是有朋友在上一篇拙文中留言: “我就是被機器取代了而被迫提早退休, 現時亦擔心在銀行工作的兒子會被解僱。

另一是有位在銀行內部工作的親戚, 會在年底前退休, 但剛獲悉在未來的數月中, 都不可以放假, 原因是在新財政年度的開始, 銀行的工作會太忙, 還需要請Part-time 應付。


根據香港政府從20002016年的統計資料, 在銀行工作的人數, 2000年到2003(沙士)的幾年間, 每年減少約2%, 2003年之後以6%9%逐年回升, 2008年「金融海嘯」後又連跌兩年, 再從2010年至2016年作六連升。經過這幾番起跌, 在銀行工作的人數, 2000年時的77,100, 增加到2016年時的102,200, 16年間增加了33%, 即約1/3, 期間除了是「沙士」和「金融海嘯」的外在因素, 銀行業曾經歷過幾個裁員潮, 而最終卻是人數增加了?


在那十多年間, 正是電腦科技迅速發展、自動化對各個行業無孔不入的時期, 銀行和金融業, 也如以前提過的汽車製造業一樣, 一些工種減少了人手, 甚至消失, 另一些工種卻需要增加人手, 更有新工種出現。


1980, 匯豐銀行首先安裝了第一代的自動櫃員機, 開啟了香港銀行自動化的先河, 為了以此為爭取更多客戶, 除了與恆生銀行組成聯網, 在當時新開始運行的「地下鐵」沿綫各車站, 都安裝了自動櫃員機外, 同時亦在全港各區開設大量只佔一個鋪位、裝有自動櫃員機的「迷你分行」, 藉以擴大自動櫃員機的覆蓋範圍, 最高峰時達到二百多間, 其他較有實力的銀行也照樣做, 於是被謔稱為「銀行多過米鋪」。每間「迷你分行」最少有五、六個職員, 令銀行業從業員人數增加不少。其後逐漸形成兩大自動櫃員機網絡, 一個是屬於匯豐和恆生, 另一個則由其餘的銀行聯合組成, 不再需要以自動櫃員機的覆蓋範圍來爭取更多客戶, 「迷你分行」也很快結束, 銀行業從業員人數也相應減少。

在九十年代, 銀行的運作已基本全面自動化, 從業員人數也相對穩定。


2000年後的銀行服務趨向電腦化, 「網上銀行」服務普及, 除非需要提取大額現金, 很多日常的個人理財服務, 客戶都可以在自動櫃員機、自行通過電腦上網、甚至以電話操作進行, 減少了對分行內櫃員的需要, 大型銀行尤其明顯, 分行數目因而減少, 留下的都是些大分行, 但奇怪的是, 一些小型銀行反而增加了分行數目


傳統上的銀行服務, 主要是所謂「零售銀行」, 以人手操作為主。當時一提到銀行工作, 第一個想起的, 就是那些直接與客戶接觸的櫃員了, 此外, 還有在大堂協助指引不同需要的客戶到不同服務窗口的接待員, 及協助客戶填寫各種服務表格的代書員等。


隨著銀行操作自動化和電腦化, 「零售銀行」的服務, 已不再需要填寫服務表格, 不再需要代書員, 各個櫃員都能在同一崗位上, 向客戶提供分行所有的服務, 櫃員也減少, 而設有不同的服務窗口, 反而是因為根據客戶的戶口結餘數字而定, 通常結餘的數字越長, 所排的隊則越短, 而數字越短, 所排的隊就越長, 也因而不需要接待員。


櫃員減少了, 代書員和接待員「消失」了, 卻有新的工種產生。


時至今日, 銀行服務已遠超「零售銀行」, 除了工商借貸、樓宇按揭等之外, 很多都需要「個人化」的服務, 如投資、保險、股票買賣等, 都要根據每個客戶的個別情況而「度身訂造」, 一批需要具有專業知識的「理財經理」應運而生, 向客戶介紹各種理財產品、金融產品等, 這也是一些小型銀行反而增加了分行數目的原因


就是銀行操作自動化和電腦化, 並不就是一了百了, 電腦的硬件和軟件, 都需要有一批資訊科技專業人員全天候提供支援, 有了「網上銀行」之後, 又需要另一批專門應對網絡安全, 這些重要的工種, 一般客戶卻不會「感覺」得到他們的存在, 而在使用「網上銀行」時, 畫面經常都會「彈出」Live Chat, 用戶如有需要, 可以用來「問」問題, 有專人會即時作答。而在此之後, 有另一批人會分折用戶在Live Chat的問題, 用來找出「網上銀行」所用的介面是否有改進空間。另外, 還有接聽客戶電話的Call Centre, 處理各種查詢、投訴等。


在前篇提到澳洲的那份報告中, 銀行業受「自動化」影響的比率是34%, 即約有1/3的工種會在未來的15年間「消失」, 但根據前十多年的經驗, 會有新工種出現而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要能在新出現的工作崗位中佔一席、想能夠面對未來的挑戰, 還是那句話, 就需要靈活, 特別是不斷學習新知識和技術的能力, 不一定是局限在銀行業中, 可轉型到更有發展潛力的新行業。

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

自動化對工作有多大威脅?


有位朋友是網購迷, 每星期平均有一、二單「柯打」。在一次聊天中, 他驚歎「柯打」的遞送之快、效率之高, 有時甚至在24小時內送到。


由此而談到在國內的郵政系統, 用「小黃人」來分發包裹, 上百個黃色的小車, 在幾萬平方米的分發中心中縱橫行走, 準確無誤地把包裹分發到特定區域, 之間卻又不會發生碰撞。朋友是位退休老師, 因而擔心機械會令他的學生難找工作, 或甚至失去現有的工作。


以現時的語言, 上述的例子有可能被描述為「機械人取代人手工作」, 或是「人工智能取代人類工作」。現時凡是不經人手、自動會去做的, 都被稱作「機械人」或「人工智能」, 就如在約25年前, 凡是會接觸到電腦的, 那管只是用作打字或文書處理, 都會說成是IT(資訊科技) 工作。其實類似上述的例子, 只能說是「自動化」, 與「機械人」相差很遠, 與「人工智能」就更遠了。


不管那個行業, 在未來的1520, 都會或多或少的受「自動化」的影響。在去年, 澳洲的一家經濟顧問公司, 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 顯示各個行業會受到「自動化」取代的可能性。


研究是將澳洲各行各業的工作, 分解為200億個日常的工作小時, 比較現時的工作活動內容, 15年後的分別, 找出被「自動化」取代的可能性。那些用作比較的工作活動內容, 是根據美國政府的數據庫O*NET中所列出的, 例如服裝店員需要執貨、點貨、協助顧客等。


在那份報告中所列出, 最受「自動化」影響的行業的頭幾位, 都與建造業有關, 達到8486%, 這很令人感到意外, 因為大家都會覺得, 釘板、扎鐵、落石屎等工作, 怎可以被「自動化」? , 其實在整個建造業中, 除了上述的工作之外, 還有很多其他的工作活動, 如劃圖則、計算材料數量、各種工作報表等, 都很容易「自動化」的。但如質量控制、工具和材料運輸規劃等, 就比較難「自動化」了, 所以即使是在同一行業中, 也要視乎不同的工種而定, 那些真正需要「落手落腳」去做的, 是不容易被「自動化」。


相反地, 最不受「自動化」影響的行業的頭幾位, 都是需要與人打交道, 如保險代理、地產代理、銷售代理等, 79%而已, 因為每個人的需要都不同, 很難可以有合適的「百搭」服務。


很明顯, 最受「自動化」影響的, 都是那些在工廠生產線中、重複性高的工作, 典型的例子是汽車生產, 大量的機械臂在不停的揮動, 做著搬運、焊接等勞動強度高、危險性高的工作, 很多人都會覺得, 那些機械臂令原本的工人失去工作, 但其實, 機械臂代替人手去做那勞動強度高、危險性高的工作, 卻代替不了那些需要細緻、重複性低的工作, 所以研究顯示, 機械臂反而令那些工人的工作滿足感增加62%, 工傷率減低11%


機械臂是否真的令工人數目大幅減少? , 用了機械臂不就是一了百了的, 需要一批相關的機械工程人員來維修保養、更換靈件, 亦需要一批電機工程人員, 來確保電力系統正常供電。更重要的, 是需要一批資訊科技人員, 管理機械臂的電腦操作系統, 也需要一批電子技術員, 支援線路系統等。


生產汽車少了工人, 機械臂卻也需要工人去生產, 所以在總體上, 一個工種減少或消失, 另一些新工種卻會出現和增加, 不能孤立某個行業、某個工種而擔心。


一句話, 想能夠面對未來的挑戰, 就需要靈活, 特別是不斷學習新知識和技術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