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英語殘片」中的 Hora Staccato


最近翻看了一部「英語殘片」, 1945年的制作, 據說是荷李活的第一部彩色片, 片名為 Bathing Beauty, 香港譯作「出水芙蓉」。
家母從她的少女時代起, 已是個電影迷, 我在小孩時代, 已經常聽她提及該部電影, 每次她都講 得眉飛色舞, 是如何如何的好看。直到1970年的暑假期間, 我在九龍紅磡的一間玩具廠打「暑 期工」, 負責「啤」遙控跑車的輪軸。有一天下午二時左右, 整座工廠大厦因為「燒街線」而 停電, 工廠被迫停工, 包括我在內的所有工人, 均被迫要提早收工回家。

反正下午無工開無人工, 於是走路回家, 可省回兩毫子巴士錢。途經馬頭圍道與鶴園街交界處 的「國華戲院」, 見到戲院外牆掛著的「即日放映」廣告牌, 上面大隻字「出水芙蓉」, 於是走 進戲院大堂一看, 果然是部「西片」, 應該是家母經常講的那一部吧! 看看大鐘, 還有五分鐘開 場, 於是從袋中連「斗零」湊夠了「兩個八」, 買了一張「前座飛」進場。一進場才發現, 成千 座位的「樓下」坐著不夠二十人, 連「帶位阿叔」自己都「攤」在座位上, 懶得起身帶位, 見我 進來, 就用手上的電筒, 向我照一照, 然後大聲說: 「是但坐啦」。於是走到「後座」, 搵個靚位 坐下。 俾「兩個八」坐「五個六」的位, 當然「冇投訴」。

影片的故事很簡單: 一對戀人因受「小人」從中挑撥, 發生誤會而分開, 後來當然是大團圓結局, 中間又穿插「女校男生」的笑料。 片中雖不至是「歌舞連場」, 但亦有多場歌舞及器樂表演。 不過, 最精彩、最有看頭的, 就是在電影結尾前的一場大型韻律泳的表演。

片中的女主角 Esther Williams,  現時剛滿91, 曾是美國的游泳明星, 之後為荷李活的美高梅 (MGM) 拍了27部電影, Bathing Beauty 是她的第三部電影, 片中就有不少她的個人游泳表演的 鏡頭。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中, 是第一次有 Synchronized swimming (韻律泳) 為比賽項目, Esther 就作為該項目的評述員。

不過, 可能是同個人興趣有關, 我自己印像最深刻的, 是多場的器樂表演, 特別是一場小喇叭 (Trumpet)的獨奏。以當年「有限公司」的英文, 當然聽不明影片中對該樂曲名字的介紹, 但 竟然連「字幕」也在那關鍵段落中欠奉。但印像中, 記得曾經在舅父家中, 聽過一張中樂唱片, 其中的一支笛子獨奏曲, 曲名為「霍拉舞曲」, 正是該旋律。在之後, 偶然在香港電台第二台, 晚上八時, 由已故陳浩才先生所主持的「醉人的音樂」節目中, 聽到該音樂, 名為「何拉斷奏 曲」(Hora Staccato).

Hora Staccato 本來是一首小提琴獨奏曲, 由羅馬尼亞作曲家及小提琴演奏家 Grigoras Dinicu 所作, 是他於1906年畢業在 Burcharest Conservatory畢業時的作品, 並在畢業禮上作首次演 奏。整首樂曲雖然很短, 但對演奏者的弓法要求極高, 是炫耀小提琴演奏技巧的理想小品, 所以 後來很多小提琴演奏家都把此曲作為演奏會的 Encore, 後來更被改編為其他樂器所演奏, 由於 曲中大量運用「斷弓」或「頓弓」的弓法, 特別適合改編為吹管樂器, 以快速的「吐音」來配 合複雜的指法。在 Bathing Beauty 中的, 就是改編為 Trumpet 所演奏的了。

另篇再續。
Bathing Beauty 中的 Harry James plays 'Hora Staccat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