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4日 星期一

克拉斯萊的「愛之憂傷」


今早上班時, 如常一樣, 將收音機調較到古典音樂台, 一邊享受著外面絢爛的陽光, 一邊聽著音 樂, 正是一天的好開始。在距離辦公室還不到兩分鐘的車程, 收音機突然傳來已故的二十世紀 小提琴大克拉斯萊(Kreisler)的「愛之憂傷」(Love’s Sorrow, 德文: Liebesleid)。相信當將車駛進辦公室樓下的地庫停車場時, 收音機的無線電訊號接收會大打折扣, 於是馬上找個適當的地方, 把車停在路邊, 等聽完整首音樂之後再 上路。

記得第一次聽到這首音樂, 是大約在1970年某個晚上十時, 在香港商業電台第二台, 由長笛演奏家李詩曼所主持的一個古典音樂節目(現在都忘記了節目的名稱) 。 在李詩曼的介紹下, 對這首音樂的印像極深刻, 十分喜愛。之後, 也偶爾會在其他電台的古典音樂節目中聽到。

 第一次能有機會聽到現場演奏這首音樂的, 是在1975年第三屆香港藝術節, 一場由當時大名鼎 鼎的小提琴家 Issac Stern 的演奏會上。當所有項目完結之後, Encore 了數次, 觀眾們仍意尤未 盡, 熱烈鼓掌不停, 各人都估不到 Issac Stern 會突然開腔說話, 感謝觀眾後, 表示會演奏最後一 首樂曲了, 跟著就拉起了這首樂曲, 當最後一個音符完結後, 全場觀眾起立, Issac Stern 熱烈 的鼓掌。

聽過 Issac Stern 演奏會之後, 真想擁有這首音樂的錄音, 無奈當年的一張黑膠古典音樂唱片, 平均售價是 40大圓, 約是一般「打工仔」月薪的十分之一! 窮學生當然更買不起,「毫半子」搭 車、「個二」一餐「晏仔」, 一個月唔食都唔掂。而古典音樂唱片, 又沒有卡式錄音帶版本出 售, 唯有經常盡量守在收音機旁, 希望能聽到自己喜歡的曲目。

「愛之憂傷」是克拉斯萊的三首「傳統維也納旋律」中的一首, 是以傳統維也納風格的圓舞曲 式寫成, 但與舞曲大王, 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Strauss, Jr.) 的圓舞曲的強弱鮮明的「逢拆拆」 不同, 雖然也是 3/4 , 但節奏較輕鬆、圓潤。全曲是 A-B-A 三段體, 很有趣的是沒有前奏。第 一段是以A小調開始, 令音程略帶灰暗, 樂句全以起後半拍, 加上跨小節的切分音, 憂傷、幽怨之 中像是欲言又止、如泣如訴, 但旋律卻又非常優美動人。主旋律經反複之後變得比較抒展, 而 進第二部份。

第二部份轉為A調, 沒有了第一段中的憂傷、幽怨, 情緒比較開朗, 婉轉動人。 但第一部份的 A小調主旋律迅速再現, 悲傷的情緒一直持續到樂曲的尾段, 再轉回明朗的A調。最後以一個 連續三小節半的長顫音, 緊接滑高八度而結束, 有餘音嬝嬝、使人回味無窮之感。

1988, 偶然在彌敦道, 當年橫跨5個鋪位的新興唱片公司, 找到一隻CD, Itzhak Perlman Kreisler: My Favourite Kreisler, EMI/Angel, 1976. 可惜在之後的幾次搬家過程中損壞了。直到 1997, 才再找到現時的珍藏, Robert McDuffie Viennese Violin, 1996, CD的皇牌公司 TELARC出品。

Kreisler - Liebesleid, ISAAC STER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lJ2INxDhO8&feature=related

2 則留言:

  1. 很多謝開了我的眼界!

    回覆刪除
  2. 客氣客氣, 願與各方友好多多交流。

    回覆刪除